当前位置:首页>油气>石油
美国试图零封伊朗石油出口 伊核协议相关方研究规避机制
2018-07-10 10:59  · 来源:财经网  · 作者:王晓枫  · 责编:王长尧

  7月6日,围绕着美国发出的新一轮对伊朗制裁威胁,除去美国之外的伊核协议签约国外长齐聚维也纳讨论如何挽救伊核协议。会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称,俄、中、法、英、德五国决定成立一个永久性专家委员会机制以维持在美国制裁条件下与伊朗的正常经贸关系。此外,拉夫罗夫还称,法国方面建议研究新支付手段与伊朗进行贸易和结算,因为那些在伊朗市场享有更多利润的公司一定不希望放弃这块蛋糕。

  令伊核协议相关国家感到不安的是数日前美国政府的强硬表态。主导美国对伊朗新战略的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布莱恩·胡克在7月2日表示,美国正在游说各国停止与伊朗进行包括石油交易在内的生意往来。美国的最终目标是“将伊朗的原油出口收入降至零”,且对“违反制裁的活动”的外国企业实行“零容忍”政策。

  今年5月,一直对奥巴马政府达成的伊核协议不满的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该协议,恢复所有对伊单边制裁和与伊朗开展业务的其他国家的二级制裁。

  胡克说,美国将分两步恢复对伊朗制裁,第一阶段,美国将于8月6日重启“二级制裁”,针对伊朗的汽车以及黄金等主要金属的贸易;第二阶段制裁将于11月4日生效,将锁定伊朗能源行业、石油贸易,以及伊朗央行涉外结算业务。此前,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对伊朗部分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冻结其在美国资产、禁止美国公民与其进行交易等。

  前海期货投资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蕾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次美国对伊制裁将是史上最严厉的,目的在于掐断其经济命脉石油,限制海外对伊朗投资,从经济方面压垮伊朗,从而削弱其在中东地区政治影响力。

  全球石油供应波动 

  “此轮制裁必将对伊朗石油产量以及出口造成影响,目前石油市场在OPEC等产油国坚持执行减产协议情况下,已经处于紧平衡状态,一旦制约伊朗石油出口,预计伊朗每天原油出口量将下降150万桶左右,造成全球原油总供应量1.5%的缺口。”张蕾说。

  伊朗是OPEC第三大产油国,2017年原油产量381万桶/天约占全球4%,出口量约210万桶/天,从出口量来看,伊朗出口量前三的地区分别为东亚、南亚和欧洲,其中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意大利、日本、西班牙、法国等国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2011年-2015年伊朗受到制裁,原油产量从362万桶/天下降至284万桶/天,出口量从254万桶/天大幅下滑至108万桶/天。

  “此次制裁势必造成伊朗再次减产,美国也将从其他出口国寻求补足产量,例如,美国已经要求沙特增产。”经济和战略研究公司阿拉伯观察首席经济学家艾德奥克登博士(Florence Eid-Oakden)对《财经》记者表示。胡克在7月2日当天表示,华盛顿当局有信心,全球有足够石油备用产能可取代伊朗原油。

  6月30日,特朗普总统发推文称已向沙特国王提出增产200万桶/天的要求,并称已经获得积极回应。据悉,沙特有大约200万桶/天的闲置产能,沙特方面同意在必要时可以动用备用产能增加产出,但将谨慎运用这一能力。

  对于美国要求沙特增产,伊朗提醒包括沙特在内的OPEC 成员国应该保持当前的减产协议。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驳斥美国要求增产的压力,称OPEC不是一个听从特朗普指令的组织。

  鉴于这样的复杂局势,沙特要在短时间内实现增产确实有难度,张蕾解释说,首先在开采技术上难以实现,其次沙特还要服从OPEC相关决议,OPEC减产协议是维持到2018年年底的。6月22日的OPEC会议只是决定将减产执行率从152%下调至100%,但并未明确具体执行方案和到底增产多少,成员国如何分摊等。因此,预计实际增产量在60万-80万桶/天。

  对于动用备用产能,这更需谨慎行事,张蕾指出,如果沙特动用全部闲置产能将会存在很大风险,任何供应意外中断都会导致国际油价飙升。因此沙特回应称会谨慎使用这些产能,以确保市场平衡和稳定。

  伊朗石油买方的难题 

  美国给沙特出了一个难题的同时也给盟友们出了一个难题,6月26日,美国要求其盟友在为期180天的制裁宽限期结束后,即11月4日,将伊朗石油进口量降至零,否则将遭受美国制裁,且不会给任何国家豁免。

  日韩是伊朗石油主要买家,汤森路透数据显示,2016年制裁解除后,伊朗对日韩石油出口攀升,同年下半年供应量最高达到70万桶/天,后回落至20万桶/天。目前,两国正与美方磋商,以期获得豁免。对于日韩来说,如果不能获得豁免,仅因减少进口产生的转换合同一项就需要巨大时间和金钱成本。

  同样对美国制裁感到头疼的还有印度,印度目前是伊朗石油出口第二大买家,伊朗则是印度石油进口第三大来源国,2017年印度从伊朗进口石油达47.1万桶/天。不仅如此,作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印度能源需求在2017年保持上升趋势,进口数量达到破纪录的437万桶/天。

  面对美国减少进口的要求,虽然印度石油部国际合作联合秘书桑吉·苏蒂尔(Sunjay Sudhir)表达了印度不会追随美国单方面制裁的立场,但印度政府却已经开始要求国内石油公司做好两手准备,即用沙特或科威特石油替代伊朗石油,或者是用非美元货币交易。

  印度的两难境地不难理解,以服务业为主的印度对美国市场依赖度很高,印度在这一问题上不能不顾及美方意见,如果特朗普决定执行制裁,很多印度公司将会遭受严重经济利益损失。

  面对美国强大的压力,这些国家能否照美国意愿行事?艾德奥克登认为,像日韩和印度这种对能源需求很高的国家,不可能停止进口他们需要的能源,美国劝说他们买沙特石油替代伊朗石油,但沙特石油增产要时间。这些国家也不想和伊朗完全切断关系,他们不可能一瞬间就甩掉伊朗。而且劝说国家远比劝说公司要难,特别是那些亟需能源的国家,美国虽然能够对一些政府施压,但是影响力却有限。

  鉴于这种复杂的实际情况,一度表示绝不允许任何人进口伊朗石油的特朗普政府开始松动立场,胡克表示,美国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与有意愿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国家一起合作。7月6日的维也纳外长会,尽管美国没有派国务卿蓬佩奥与会,但是胡克也到了会场,在会议的间隙与其他各国交换了意见。

  中国态度至关重要 

  目前,市场仍在观望沙特和俄罗斯等产油国能增产多少,以及伊朗主要石油进口国动向。中国是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是伊朗石油主要买家之一,对伊朗原油进口保持约66万桶/天,占伊朗出口1/4,因此中国态度尤为关键。

  针对有报道称,美国也要求中方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外交部发言人陆慷6月27日回应说,中国和伊朗是友好国家,中方在符合各自国际法义务框架内保持正常交往与合作,包括经贸和能源领域的合作,这无可非议。

  历史数据也表明,联合国2010年通过对伊朗制裁决议后,中国并未像日、韩、印度和欧盟等国一样减少进口,相反中国增加对伊朗进口量,而且为了避免美元交易,双方采取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

  艾德奥克登认为,中国和伊朗是非常忠实于彼此的贸易伙伴,中国会保持从伊朗进口石油,可能还会是以物易物形式。

  张蕾也认同中国应该不太会减少从伊朗进口量,尤其是目前处于中美贸易战,中国并不惧怕美国,已经进行反制。如果中国对美国原油进口征收25%关税,中国将从其他地方寻求进口,伊朗是很好的来源地。另外,中国约有100多家企业在伊朗,包括能源、基建和汽车制造,撤离将造成极大的损失。

  美国制裁伊朗恰逢中美贸易争端激化之时,金融信息公司IHS Markit石油市场分析师沈维克(Victor Shum)在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制裁后就曾表示,中美若走向贸易战,就更不可能让中国支持美国制裁伊朗。据路透社报道,伊朗方面正在积极寻求中方支持,希望中国公司不要减少进口。

  “鉴于中国有如此巨大的石油需求量,没有中国支持,美国不可能成功制裁伊朗。当然我也不感到惊奇,如果中美之间就伊朗问题有谈判空间。”艾德奥克登说。

  特朗普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也让中国原油期货成为全球关注焦点。有分析师认为,伊朗可以通过人民币结算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进行交易,这样就可以避免使用美元结算。

  上海原油期货自今年3月上市,采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迄今为止,仅日均成交量一项已超过迪拜商品交易所(DME)阿曼原油期货品种,成为亚洲交易量最大原油期货合约,仅次于美国纽约WTI原油期货与英国布伦特原油期货(Brent),跻身全球交易量前三。今年6月,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原油期货以单边计算,成交量达到230万手。据报道,中国石化已经签署首笔以上海原油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且计划在未来签署更多。

  尽管伊朗石油并不在上海原油期货合约可交割的中东原油范围内,张蕾认为,鉴于美国制裁带来的出口量下滑,中国买家对伊朗就尤为重要,因此伊朗或将接受以上海原油期货计价的原油交易,包括使用人民币进行石油结算。伊朗目前已经与多个国家签署货币结算协议,伊朗外汇报价也已经把美元改为欧元,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也完全实现去美元化。

  美国制裁伊朗给中国机遇的同时也带来挑战,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70%。张蕾分析说,如果油价大幅上涨对中国本身也将带来损失,高油价将推升国内通货膨胀率,不利于经济发展。美银美林集团预测称,如果11月4日,美国成功掐断了伊朗全部的石油出口,国际油价将攀升到120美元/桶。当前的国际油价在75美元/桶到80美元/桶之间徘徊。另外,美国对伊朗制裁势必影响中企在伊朗经营和基建项目,中国和伊朗经贸关系将面临挑战。

  伊朗在挣扎 

  为了避免制裁带来的不利局面,伊朗方面除了争取中方支持,也正在积极开展外交,希望各方维护并挽救伊核协议,7月6日的维也纳外长会后,已在伊朗国内政坛举步维艰的总统鲁哈尼表示称,各国对维护伊核协议提供的保障力度远远不够。伊朗媒体此前称,鲁哈尼政府希望欧洲保证每天从伊朗进口100万桶石油的数量。但该说法没有得到伊朗和欧盟的官方证实。

  特朗普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英、法、德三国领袖就曾发表联合声明称会尽一切努力挽救该协议。虽然做出表态,但艾德奥克登认为,欧盟捍卫伊核协议能力有限,因为这份协议是多国签署,而且美国是其中最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挽救伊核协议回天无力,为了避免欧盟企业受到波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宣布将启动重启1996防卫法修法程序。这条法律致力于保护与伊朗做生意的欧盟公司,让它们免于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这条法律将不承认任何按照美国法律做出的惩处判决。但要修法,首先要把美国与核武器相关的制裁纳入法令,这需要欧盟28个成员国全数同意,这将会是一个漫长过程,特别是欧盟目前面临默克尔领导力下滑和英国脱欧的不利局面。

  虽然有防卫法作为保障,但因为欧洲经济对美国市场及金融体系依赖程度较深,欧洲大部分企业仍担忧因为与伊朗有业务往来可能会遭到“二级制裁”惩罚。特朗普政府团队已访问欧亚13个国家,向政府和私营部门警告继续与伊朗做生意所面临的风险,并称已经有50多家国际企业将从伊朗撤出。欧洲大部分企业无法承受二次制裁,因此,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量大都会支持美国。路透社7月7日报道,迫于制裁压力,全球最大的航运公司法国达飞海运集团已经宣布将放弃伊朗业务。

  除了修法,欧盟议会也抛出橄榄枝,批准欧洲投资银行在伊朗开展业务,在美国制裁伊朗情况下,欧洲投资银行是欧盟维持与伊朗业务往来重要支柱。然而,欧洲议会决定不具强制性,欧洲投资银行若与伊朗合作,可能会危及其在美国市场筹资能力,从而对其经营带来深远的影响。

  据路透社报道,欧洲投资银行已经开始担忧这项决议将破坏该行数十亿美元的融资计划。“这项提议令欧洲投资银行不悦,因为欧洲投资银行要在美国市场筹资。”一位欧盟外交官表示。

  通过外交途径打不开局面也给鲁哈尼政府带来与日俱增的压力,这些压力给伊朗国内局势增添了极大不确定性。鲁哈尼的政治对手们正在摩拳擦掌。据中东媒体al-monitor报道,强硬派们不仅呼吁提前进行总统选举,而且还提议选举军人总统。他们不仅想削弱这位温和派总统,还想把他赶出局。

  伊朗革命卫队司令贾法里7月4日威胁称,被逼到墙角的伊朗可能会考虑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而且伊朗原子能机构还多次称,伊朗已经做好准备恢复位于福尔道核设施内的铀浓缩活动。

  一位石油问题专家对《财经》指出,伊朗有一部分人并不希望减少制裁,因为强硬保守派从制裁中获利匪浅。在制裁模式下,他们通过垄断渠道和资源得到利益远比解禁要多。几十年制裁让强硬派更有话语权,开明派声势日弱,如果恢复制裁,搞不好鲁哈尼会下台,伊核协议由鲁哈尼运作,如今他的影响力因此下滑。艾德奥克登也认为,鲁哈尼政府面临越来越大压力,他可能会重组政府,他本人则在下届选举中肯定不会当选。

  伊朗局势牵一动百,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必定导致伊朗本地经济更加疲软,外汇储备大幅缩减,物价飞涨,物品短缺可能激发国内民怨爆发。近日,伊朗国内因经济恶化已经连续发生民众上街游行。

  这种局面给国际原油市场带来不稳定性,张蕾指出,中东是全球原油重要供给方,一旦政局出现动荡,就会引发市场对原油供给中断的担忧,原油价格会在短期内飙涨。这会威胁一些国际大公司,对伊朗油气公司投资将被迫撤回,面临巨大损失同时还要寻求其他石油进口来源,增加运营其成本,各方利益都将受损。因此,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将直接造成全球石油供给不稳定,加大供应缺口,进一步推升油价。高油价将推升通货膨胀率,可能导致全球经济增速放缓。

  此外,如果各国被迫执行美国的制裁要求,会给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带来非常消极的影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对《财经》记者解释说,因为国际原子能机构认定伊朗在核协议有效期间认真履行了协议,这种情况下仍然被制裁,其他国家就更没有必要顾及核不扩散的呼声。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百家中国新能源公益巡礼(网改2).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联系电话:010-65369450(9491)官网 QQ群253151626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025号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