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油气>非常规
【深度好文】一个困难行业的省级公司是如何赚钱的?
2015-09-07 10:02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作者:程宇婕  · 责编:王长尧

  怎样在“没有补贴就赚不到钱”的煤层气行业实现盈利,是每个业内企业都面临的生死考验。2007年我国第一批成立的省级煤层气公司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和贵州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如今一个亏损数亿,一个在2011年被并购重组。近日,《中国能源报》记者在走访陕西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时了解到,这家仅成立三年的公司,去年已实现了4亿营收。但当他们想走出陕西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

  先保障生存

  “其实2012年成立公司时,我们的目的是治理煤矿瓦斯、为生产服务,但企业不盈利是没法生存的,同行的教训就摆在面前。”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闵龙告诉记者。贵州煤层气公司依托于贵州煤田地质局,没有自己的资源,煤炭企业又不认账,衰落在所难免;河南煤层气公司虽然有一些小煤矿在初期维持运转,但煤炭市场整体下滑对他们的影响显著。

  “当时我在陕煤化集团分管安全和勘探,考虑再三把集团里业务相近的勘探业务拿了出来,和煤层气业务放到一起,成立了陕西省煤层气公司。”闵龙告诉记者。

  这一为了保证煤层气开发经费的创新之举,同时实现了统筹优化。煤炭的勘探为煤层气的开采提供了前期地质资料,煤层气的开采又为煤炭生产创造了安全环境。原来要打几口井,现在一口就行了,生产成本和对环境的扰动都大大降低。闵龙说:“瓦斯抽出来以后,煤矿的建井工作也顺利多了,煤层气行业一直提倡‘先抽后采’,我们的‘先抽后建’更前进了一步。”

  国家能源委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孙茂远也告诉记者:“为什么中石油在韩城打了败仗,就是没有煤炭资料,地质情况没搞清,盲打。陕西省煤层气公司将勘探和煤层气业务放到一起,是最大的创新。”

  打破恶性循环

  “煤层气补贴政策落实不到位—企业难以盈利—减少投入—产业发展乏力—争取补贴更困难”是部分煤层气企业难以走出的怪圈,也是行业发展的一大桎梏。2013年出台的提高煤层气抽采补贴的方案在国家领导人批示、相关部门多次奔走后仍未落实;2013年中石油暂停百亿元煤层气项目……孙茂远曾在《中国能源报》撰文表示,我国煤层气产业到了爬坡的关键时刻,助力则进,卸力则退。

  但记者发现,在陕西省煤层气公司,这个怪圈并不可怕。首先是政府支持,陕西省政府积极落实了国家瓦斯发电上网电价补贴0.25元/度;省内财政对煤层气抽采在国家补贴基础上再补贴0.1元/方(折纯);瓦斯发电增值税即征即退;瓦斯发电除自用外无障碍上网。

  在政策支持下,公司通过市场化运作实现了良性发展,盈利后吸引了更多社会资本投入。2014年,公司与陕西华泰汇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能源合同管理模式合作,由华泰汇丰投资1.31亿元扩容彬长矿区大佛寺矿瓦斯发电项目。“几乎所有混合所有制的形式在我们公司都能找到。”陕西省煤层气公司副总经理牛鸿波介绍,“韩城是股份制,黄陵是产品分成,彬长是能源合同管理。”

  效果是显著的,自2012年5月成立以来,陕西省煤层气公司已建成彬长、铜川、韩城、黄陵四个煤矿区抽采项目,截至目前,彬长矿区煤层气地面抽采日产气量突破5万方,多分支水平井单井日产最高达3万方。大佛寺矿基本建成了瓦斯零排放矿井,30%以上的高浓度煤层气通过CNG、LNG供工业和加气站用气,30%以下的低浓度瓦斯发电自发自用,多余的上网。公司低浓度瓦斯发电量由2011年的2646万度增加至2014年7131万度,瓦斯利用量由2011年1018万方增加至2014年2637万方。

  陕西省煤层气公司董事长李来新透露,面临煤炭形势低迷、投资减少、勘探项目压缩的大形势,公司一方面寻求外部资金合作,将来也不排除通过上市融资。另一方面地勘业务除积极开拓市场外,部分业务转入煤矿井下地质灾害勘查治理。

  最想“名正言顺”地走出去

  为了拓展业务,费再大的劲也一定要叫陕西省煤层气公司,是因为闵龙看到了山西蓝焰煤层气公司走出去遇到的障碍:“如果叫陕煤化煤层气公司,就限制住了发展范围。”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虽然在自己的矿区内开采煤层气不会面临煤矿、煤层气矿权重叠的老问题,但在聚宝盆一样的鄂尔多斯盆地,油气资源早已被中石油、中石化登记完毕。煤层气又面临和油气资源重叠的新难题。

  陕西省煤层气公司副总经理牛鸿波告诉记者:“整个西安市以北包括很多行政地市范围都是油气企业登记的油气区块,和我们的煤矿采矿权重叠,采矿布置时经常产生矛盾。我们只能在自己的矿区内抽采瓦斯,纯粹靠开采煤层气很难走出去。”

  在鄂尔多斯盆地,由于受到构造多旋回运动的影响,在同一矿区内的不同地层有煤气叠加、煤油叠加、煤气油叠加的多种叠加形式。数据显示,鄂尔多斯盆地矿业权重叠面积达43180.94平方公里,占矿业权总面积15.39%,占盆地总面积的17.67%。

  其中陕西省矿业权交叉重叠的数量最多,占43.30%,其次为内蒙古。从矿种重叠情况看,煤矿矿业权重叠数量最多,占矿业权重叠总数的87.07%,其次依次为石油天然气、铝土矿等。最新数据显示,陕西省境内已设油气矿权10.5万平方公里,煤层气矿权仅5370平方公里。省内绝大部分煤炭、煤层气资源都与已设的油气矿权重叠。

  李来新告诉记者:“煤层气、天然气和石油都是一类矿权,在同一个区块内已经登记了天然气和石油就不能再登记煤层气矿权。我们到陕西省国土厅甚至国土部反映过情况,但目前国家政策就是这样的。”

  “资源是国家的,如果登记了又长期不开发,是不是应该到了一定的年限就退出,让有实力又有意愿的企业来开发?”李来新问到。

  内蒙古、新疆谁会成为下一个?

  三年的工作让李来新有了很多体会,“非常规天然气和煤层气技术是相通的,能不能只要是鄂尔多斯盆地的非常规天然气,我们都想办法开发利用,打一次井,实现三气共采,成本最低,对环境影响最小。”他认为,只要立足鄂尔多斯盆地陕西区块,“十三五”做好科技攻关工作,技术上一旦获得突破,非常规天然气一定会有大发展。

  依照国家能源局《关于陕西彬长矿区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规划的批复》,公司“十三五”末将建成产能4.4亿m3/a,实现大佛寺、胡家河、小庄、孟村和文家坡 5对生产矿井煤矿瓦斯“零排放”目标。建设日处理瓦斯能力60万m3的集气处理站及LNG液化厂各一座。瓦斯发电项目实现发电量207040万kW·h。2016年预计年产值5.9亿元。其中地勘业务产值2.5亿元,煤层气勘探开发工程产值3.4亿元。

  陕西的经验给了关注行业发展的人信心。孙茂远告诉记者,目前全国的产煤大省中,山西80%的煤层气公司是外来企业,没有条件成立省级煤层气公司,目前由山西省政府负责协调指导和政策扶持;东北地区之前要成立,但近年来煤层气产量一直在衰退。

  “根据我们的经验,内蒙古和新疆是最有希望成立省级煤层气公司的。新疆大部分煤层气没开发,资源条件好;内蒙古煤层气储量大,都可以参考陕西的经验,找大型的煤炭集团或者单独成立省级煤层气公司,省里给政策和区块。”孙茂远表示,“建议他们到陕西取取经。”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百人会.jpg
直播巴黎b.fw.png
第四届论坛网页.jpg
interview
data
  0号柴油 93号汽油
当日
涨跌
exhibition
comment

游侠电动车靠谱吗?

王先僧
    继续干就好。当年不是还有人说火车没马车快呢。
maomaobear
    昨天是简短回应,这个算正式的吧
  这个事情还是从头说起吧,黄同学搞这个电...
王亞暉
我昨天一群人聊到后半夜,里面包括做电池的、做汽车相关创业的、游侠汽车的前实习...
Scorpio
个人认为,电动车是中国缩短与国外汽车企业技术差距的最好机会。希望游侠能成功。
...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9号楼 联系电话:010-65369452-8043(8039) 010-65369475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