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煤炭>煤炭生产
铜川淘汰煤炭落后产能记
2017-03-16 11:10  · 来源:中国煤炭网  · 作者:  · 责编:王长尧

  对于因煤而兴的资源型城市来说,关井意味着工业增加值下降,财政收入减少;对于煤矿投资人来说,意味着过去的投入也许还没有收益,就要打水漂了;对煤矿职工来说,意味着没了饭碗。面对重重困难,铜川市一边落实国家的关闭补偿政策,做好关闭煤矿的收尾工作;一边想办法,保证留下的煤矿实现安全生产。

  “铜川是一座因煤而兴的资源型城市,正处于资源转型的关键时期,现阶段还需依托煤炭为全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支持。”铜川市煤炭局局长付护省这样介绍去产能背景下的铜川煤炭工业,话语中流露出决断与无奈。

  煤矿没了,煤炭局还在

  “大家放心,煤矿没了,煤炭局还在,我还在,补偿资金的事,我来担保。”

  今年2月21日,在一场多年没有见面的老同学聚会上,铜川市印台区法院崔家沟法庭的法官秦胜利问王益区煤炭局局长李西京:“听说市里去年关了很多煤矿,你们王益区现在还有煤矿吗?”

  在座的人哈哈大笑,问一个煤炭局局长辖区有没有煤矿,这不是笑话吗?

  李西京有些尴尬,苦笑着说:“王益区剩的5个煤矿去年9月后全关了。现在,煤矿是一个都没了,但煤炭局还在,我这个局长还在。所以人家说我是末代局长。”

  王益区关闭的5个煤矿全部在黄堡镇。黄堡镇党委副书记韩坤曾在区煤炭局工作多年。他告诉记者:“1988年到1993年,王益区3个乡镇有60多个煤矿,很红火。现在全部退出了,这无疑是一场自我革命。”

  “有失落感是自然的,但国家政策在这,没办法,还要积极引导煤矿企业关闭退出。”王益区煤炭局业务科长苏威说。

  见大家不解,李西京解释:“我现在的工作就是处理关闭煤矿的收尾工作。去年国家关闭补偿政策好,煤矿关闭后,按核定能力1万吨给100万元关闭补偿资金。现在,第一批关闭补偿资金中,占60%的中央财政资金已经下发,占40%的省财政资金还没有下发,第二批关闭的补偿资金都没下来。关闭的煤矿担心会‘黄’,不能兑现。我就告诉他们,大家放心,煤矿没了,煤炭局还在,我还在,补偿资金的事,我来担保。”

  李西京说的是实话。从2017年开始,作为陕西省重点产煤县,曾经红火多时的铜川市王益区将彻底退出煤炭开采。铜川市宜君县的地方煤矿,也从2017年起全部退出煤炭开采。

  “2010年至2015年,铜川市的地方煤矿已经关闭了24个,退出煤炭产能229万吨。此外,经过‘十二五’期间的改造提升,剩余的31个地方煤矿都实现了机械化生产,能力都在30万吨/年及以上,走在了全省的前列。”付护省说。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淘汰落后产能,2016年铜川市地方煤矿原计划关闭8个,淘汰产能218万吨,实际关闭了16个,淘汰产能503万吨。铜川市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两次受到前来督导的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的领导的认可。”付护省说。

  16个煤矿申请提前关闭退出

  关闭的16个煤矿井下的设备、材料,出于安全考虑,都没有拆除,关闭时封闭在井下。

  2016年,铜川地方煤矿的集中关闭主要是在9月至11月。“2016年前三季度,全市煤炭产量同比下降25%,煤炭行业完成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3%。经测算,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下降4个百分点。”付护省说。

  在这样极端不利的背景下,铜川市政府壮士断腕、积极作为,按照《铜川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行动计划》,坚持“市场主体、政府推动、依法处置、稳妥推进”的原则,对全市地方煤矿去产能工作做了周密部署,列出时间表,明确了责任和任务清单,进行了充分的调查摸底。

  2016年8月31日,铜川市政府召开全市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专题会,市政府与各区县政府签订了目标责任书。会后,各区县立即行动。王益区安排煤炭局工作人员分片包干抓落实。耀州区统一安排人员、车辆对关闭煤矿按照要求逐一进行拆除设备、恢复地貌等工作。同时,各区县广泛宣传动员,引导煤矿企业早关快关,先后有16个地方煤矿申请提前关闭退出。

  2016年11月15日至18日,在各区县验收的基础上,铜川市煤炭去产能专项小组对关闭煤矿的设备拆除、井口封闭、地貌恢复、矿区供电、火工品管理、证件注销、职工安置方案以及关闭煤矿的图片文字资料等进行了全面验收。16个地方煤矿全部关闭。

  “耀州区关闭7个煤矿,仅税收一项,区财政就少收入1亿元左右。”耀州区煤炭局局长杨章元说。

  尽管煤矿是自愿申请关闭的,但终归心有不舍。

  “王益区的煤矿投资都在几千万元到1亿元,机械设备换了一茬又一茬,这几年都在改造中,就没出过煤,投资根本收不回来。”嘉盛煤业有限公司的老板温丁旺告诉记者,“为了解决煤矿双回路供电的问题,从2012年初开始我们投资1000多万元,筹建黑池塬35千伏变电站,专供5个煤矿双回路用电。现在,煤矿关了,变电站还没建成。如果电力部门不接手,损失惨重。”还有耀州区春林煤矿双回路改造投入也在500万元以上,就没用过。

  用煤矿业主的话说就是:“投资大,也投资不起了,先前是硬着头皮上,现在是硬着头皮关。说句心里话,心有不甘。”

  付护省说:“全市关闭的16个地方煤矿,井下的设备、材料,我们出于安全考虑,不建议拆除,关闭时封闭在井下。”

  “我们也心疼,但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全当作贡献,设备不撤了。”煤矿投资人说。

  耀州区庙湾镇副镇长任永宁回忆当时的情景时感慨万千:“我们这里有个煤矿是温州人投资建设的。申请关闭前,从温州来了一些出资人,委托老板到镇政府要求查看关闭补偿政策。镇政府给他们复印了十几份国家及省、市、县关闭煤矿的政策文件。在查实国家确实有关闭补偿资金后,这些出资人才一致同意关井。封闭矿井那天,他们还举行了关矿仪式。铲车封斜井井口和推倒房屋时,他们都不忍心回头看。”

  关矿过程中,破解三个难题

  耀州区煤炭局局长多次和政府主管领导与村民代表面对面谈村民股权、债务纠纷,最后一次谈到凌晨一点,才谈成。

  “在关矿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三个难题:一是煤矿职工不理解,担心家庭经济来源及工资清偿不好落实;二是周边群众担心周边经济和附属产业不景气,无法在此生存;三是煤矿经营管理者存在不想关、不愿关的思想。”耀州区照金镇副镇长白纪生说。

  铜川市关闭的地方煤矿均为在原村办矿基础上整合而成的个体经营企业,存在缺乏关闭资金、债权债务复杂、与村组村民间纠纷较多、职工安置难度大等问题。

  煤矿停着,没人找事;亏损着,也少有人找事;听说要关矿,有补偿款,周围的群众、债权人、股东和职工们都急了,纷纷找煤矿、找政府,不解决问题就不让关,不少人还“狮子大开口”。

  为此,耀州区煤炭局专门成立了有5名成员的综合办公室,协调解决遗留问题。

  耀州区金田煤矿与周边农民的纠纷持续了两周。区煤炭局的负责人与镇政府一起与寺坪村村民代表协商。在迟迟没有进展的情况下,耀州区煤炭局局长杨章元多次约见金田煤矿的实际控制人、法人代表和股东,劝解其配合镇政府,尽快签订与寺坪村的协议。同时,他多次与照金镇政府党政一把手沟通,积极协商解决金田煤矿关闭的问题;此后又多次和政府主管领导与村民代表面对面谈村民股权、债务纠纷,最后一次谈到凌晨一点,才谈成。

  耀州区煤炭局总工程师殷兴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锦润煤矿、春林煤矿在2016年9月上旬承诺关闭,申请报告从镇政府上报给我们后,我们正准备上报时,该矿的投资人看到煤炭价格涨了,便拿不定主意,想反悔。我们从政策、资源赋存、安全投入等方面给2个投资人算账,又找人劝说,最终才说服他们。在关闭过程中,有个别投资人把矿上可利用的房屋建筑,租赁或卖给村民。区政府领导在带队巡查时,现场说服该矿投资人,彻底拆除了地面建筑,免除了后患。”

  针对企业缺乏关闭资金等问题,铜川市煤炭局还积极退还关闭煤矿的安全风险抵押金。对于债权债务问题,区县煤炭局收集了每一个关闭煤矿的材料,在其通过省级验收后,区县财政、煤炭、人社、司法、信访等部门联合办公,发放奖补资金,依法处置债权债务。与村组、村民之间的纠纷,由关闭煤矿所在乡镇牵头协调,确保村民利益不受侵害。

  “煤矿不能成荒草地,后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纠纷。”王益区黄堡镇安监站的郭福寿说。为此,印台区红土镇呈祥煤矿采取了三次公告的方法。“矿井关闭前,在《铜川日报》分三期公告关闭;在村委会公告关闭清退债权债务;把煤矿占地问题在村上公告,由煤矿和村上协商已用土地的复垦或赔付资金,进行现场拍照,花名册留存。就这样,还是漏了一户外出打工的,后来打电话把人叫回来,才解决了遗留问题。”

  红土镇企业办主任寇长明说,对于实在调解不下来的纠纷,在不影响关井的情况下,鼓励煤矿业主走法律程序。目前,有几起债务纠纷正在等待法院裁决。

  个人信用担保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为了结清拖欠的职工工资,印台区陈炉镇企业管理站站长用自己的身份证做个人信用担保,让关闭煤矿从信用社贷20万元款。

  2016年的第一批奖补资金5134.7万元到耀州区财政账户后,该区去产能工作领导小组拿出资金分配方案,区政府主管领导组织财政、人社、煤炭、镇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确保优先解决职工工资、债务和工伤遗留问题,并决定奖补资金由各关闭矿井所在地镇政府发放。

  对于职工安置问题,由人社部门负责,为职工发放稳岗补贴;举办送岗位信息进矿区招聘会;为矿区就业困难人员提供公益性岗位,提供创业担保贷款及一次性创业补贴,减少其失业保险缴费。16个煤矿计划安置职工2831人,截至目前已全部安置到位。

  尽管如此,由于补偿资金不到位,截至2017年2月中旬,王益区鑫德煤矿、华鑫煤矿仍拖欠职工工资100多万元,拖欠债务1000万元以上。

  印台区陈炉镇企业管理站站长李应周告诉记者,鸿润丰煤矿申请关闭较迟,没有赶上第一批补偿金。关矿要给工人结算工资,费用要150多万元。煤矿自己解决了大部分,剩下20万元的缺口。没办法,李应周就用自己的身份证做了个人信用担保,让煤矿从信用社贷20万元款,结清了拖欠的职工工资,让职工安心过春节。

  李应周叮嘱说:“担保贷款的事,我老婆不知道。可不能对外说。让老婆知道了,那还了得。”

  陈炉镇副镇长郭建华感动地说:“老李在乡镇工作了一辈子。他是一个功劳写在大地上的人。”

  调剂专业人员,留下的煤矿都托管

  铜川在编制紧张的情况下,给市煤炭局增加编制,招录专业技术人员,组建了陕西第一家市级煤矿专家技术服务队,重新修订了《驻矿安监员管理办法》。

  如何确保剩下煤矿的安全生产?铜川市委书记郭大为提出“专业的事必须由专业的人来干”。市委、市政府给出的药方是,调剂专业人员,煤矿一律托管。

  去年下半年以来,印台区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郭怡调任区煤炭局局长,耀州区政协副主席杨岗宁调任铜川市煤炭局副局长,耀州区直机关工委书记杨章元调任区煤炭局局长。铜川市煤炭系统干部的选调,引人关注。这3个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煤炭专业院校毕业、都不在本专业岗位工作。组织部门从档案中挖掘出他们,立即充实到专业干部紧缺的煤矿安全监管队伍。

  铜川市委、市政府特事特办,在全市编制紧张的情况下,给市煤炭局增加了8个编制。区县政府也给煤炭局增加了22人。市县两级煤炭部门共招录专业技术人员30名。他们力争到2018年底,市县煤炭管理部门班子成员煤矿专业技术人员达到80%以上,管理人员中煤矿专业技术人员达到60%以上。

  铜川还组建了陕西省第一家市级煤矿专家技术服务队。他们聘请了24位来自大型煤矿企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单位,具有高级职称且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的专业技术人员,帮助煤炭管理部门开展设计评审、工程验收、安全检查、专业培训等工作。目前,这个团队已为地方煤矿开展各类免费上门服务50余次,发现和解决隐患上百条。

  《驻矿安监员管理办法》被重新修订了。每个煤矿派驻2名驻矿安监员,由地方政府全额支付工资,缴纳五金,月工资4000多元,全部从社会招聘。招聘要求有在煤矿工作3年以上的经历,能够下井发现问题。

  铜川市委、市政府还提出依靠铜川矿业公司对地方煤矿实行托管。2016年9月5日,铜川市煤炭工业局与陕煤化集团铜川矿业公司举行了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2016年12月16日,该公司正式托管照金煤矿。此后,铜川市的大部分地方煤矿将由铜川矿业公司托管。托管方式为整体托管。

  据陕西省主管部门统计,2016年铜川市共关闭煤矿21个(包括铜川矿业公司5个),淘汰产能1058万吨(包括国有重点煤矿555万吨),占2015年底铜川市煤矿总数(42个)的50%,占2015年生产能力(2903万吨)的36.4%。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首页入口.jpg
百人会研报.jpg
百人会手机.jpg
interview
data
  0号柴油 93号汽油
当日
涨跌
exhibition
comment

游侠电动车靠谱吗?

王先僧
    继续干就好。当年不是还有人说火车没马车快呢。
maomaobear
    昨天是简短回应,这个算正式的吧
  这个事情还是从头说起吧,黄同学搞这个电...
王亞暉
我昨天一群人聊到后半夜,里面包括做电池的、做汽车相关创业的、游侠汽车的前实习...
Scorpio
个人认为,电动车是中国缩短与国外汽车企业技术差距的最好机会。希望游侠能成功。
...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联系电话:010-65369475(9491)官网 QQ群253151626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