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煤矿 日本能源战略的重心
2013-06-09 11:56  · 来源:环球财经  · 作者:  · 责编:系统管理员

  将中国、俄罗斯、美国三家企业推倒风口浪尖,所以无论蒙古政治家怎样平衡中美俄三方的利益,对于日本各大财团来说,无非是左手换右手的把戏,自己始终都将是最大的获益者。

  7年前,日本前首相小泉访问蒙古,通过“以钱铺路”等软硬兼施的手段诱使蒙古放弃竞选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选举资格,把机会让给日本。7年后,当安倍晋三再次踏上蒙古这片土地的时候,是为实现早前的“承诺”,抑或是其他的图谋?自然引起多方关注。

  3月30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蒙古进行了为期2天的访问,也是安倍上任后出访东北亚的首站。此次出访,安倍同意提供42亿日元的低息贷款,用于蒙古的污染治理和火力发电计划,并承诺为蒙古提供清洁自然环境技术作为回报,蒙古力邀日本企业参与开采世界最大煤矿——蒙古塔本陶勒盖煤矿。

  这对中国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因为从今年1月开始塔本陶勒盖公司就持续3个月停止向中国出口煤炭。恰逢中日关系紧张之时,如果日本深度介入这一煤矿的开发,将对中国从蒙古的煤炭进口形势造成巨大威胁。事实上,日本进军蒙古煤矿的野心从未停止,甚至意欲绑架中国煤炭企业的阴谋也在延续。

  煤矿争夺战

  塔本陶勒盖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也许并不陌生,因为两年前中国神华几乎就要将其拥入怀中。然而谁也不曾想到,这个被世界能源巨头竞相追逐的巨型煤矿竟以这样的方式重新亮相。与上一次的剧情截然不同的是,日本成为此次被蒙古邀请的惟一主角。

  塔本陶勒盖煤矿被誉为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煤矿”。初步探明的焦煤储量约为64亿吨,其中主焦煤18亿吨,动力煤46亿吨,价值高达3000多亿美元。一位曾有意参与投资的人士形容说,这是“全世界都想要的项目”。

  如此巨大的煤炭储量,让无数世界能源巨头为之倾心。除了中国神华集团,还有美国矿业巨头皮博迪能源公司、巴西淡水河谷、瑞士斯特拉塔、欧洲钢铁巨头安赛乐米塔尔以及俄罗斯国企俄罗斯铁路集团都对此项目垂涎三尺,希望参与该煤矿的开发,为此他们围绕煤矿的开发权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而早在2003年,神华集团便开始关注塔本陶勒盖煤矿,并与内蒙古巴彦淖尔盟组成经贸团前往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就开发塔本陶勒盖煤矿进行了会谈,并从各个层面准备了合作开发的布局。

  众所周知,物流一直是制约蒙古煤炭发展的重要因素。为了在谈判中获得更大的优势,2009年1月,神华就开始筹建由内蒙古甘其毛道口岸至包头市万水泉车站的甘泉铁路。该铁路是国家Ⅰ级单线电气化铁路,并于2011年顺利通车,其北端的甘其毛道口岸距塔本陶勒盖煤矿南端仅180公里。

  除了超前布局物流,神华还为能够顺利加入塔本陶勒盖煤矿的开采准备大量的银子。神华集团董秘黄清曾表示,公司账上有700亿元现金可用于收购。与此同时,为了在竞争中占据优势,神华集团高层领导也为此忙碌不已。2010年3月,神华集团副总经理、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凌文透露,已就塔本陶勒盖煤矿与蒙古政府进入第二轮谈判。

  可惜神华的努力始终没有得到蒙古政府的青睐,由于中蒙双方各个方面有分歧,2009年谈判遭遇搁浅。蒙古国内的政治局面以及蒙古政府自身的政治顾虑是导致各项谈判延缓的主要原因。蒙古新总理苏赫巴托尔巴特包勒德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说,他欢迎中国投资,但他也小心翼翼地推进多个国家的“利益平衡与投资平衡”。言下之意是,他希望更多的国家和企业参与到蒙古煤炭的开发上来,以平衡中国的利益,不希望中国独大。

  伙伴还是跳板?

  正值神华受挫之际,三井财团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欲与联合神华共同竞标,使得谈判出现转机。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和神华合作竞标蒙古塔本陶勒盖煤矿,三井物产发言人回复《中国经济时报》称:“在此之前,两家公司就共同探讨了参与该项目(塔本陶勒盖煤炭)的方法。该公司和神华集团是在2000年以后,在对日本销售煤矿的业务中,双方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我们两家公司业务互补,所以一直合作至今。”

  在三井物产加盟之后,神华联合团体的谈判之路也变得顺风顺水。2011年3月19日,神华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另一公司共同组成的联合体,已顺利进入去年底启动的蒙古国塔本陶勒盖煤田Tsankhi矿区西区块全球公开招标的6家公司(联合体)短名单。毫无疑问,另一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三井物产。

  2011年7月5日,在蒙古国政府召开的一次非例行会议上,塔本陶勒盖煤矿项目西部Tsankhi区块的招标结果出炉。抗战8年的神华集团终于力拔头筹,获得塔本陶勒盖煤矿40%的股权,成为该项目的最大股东。在榜单上没看到日本企业踪影,意味着日本惨遭滑铁卢,没有得到丝毫的权益,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众所周知,此次竞逐塔本陶勒盖由神华和三井共同竞标,所以神华的权益里面必定包括三井的权益。此外,凭借跟皮博迪公司的人脉往来,三井日后获取资源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招标的俄罗斯财团由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伊藤忠、住友商事、丸红、双日株式会社和韩国资源公司共同组成。所以,事实上日本才是真正最大的股东和最大的受益者。

  由于日本综合商社有着近百年的投资经验,“幕后操纵”往往是其达到目的的手段,将中国、俄罗斯、美国三家企业推到风口浪尖,所以无论蒙古政治家怎样平衡中美俄三方的利益,对于日本各大财团来说,无非是左手换右手的把戏,自己始终都将是最大的获益者。

  然而两个月后,原本尘埃落定的塔本陶勒盖煤矿协议又掀波澜。2011年9月17日,蒙古总统发言人巴图吉雅表示,蒙古国家安全委员会已否决该国今年7月份与外国公司达成的一项开发大型煤矿塔本陶勒盖的初步协议。此前,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在8月20日称,“国民不支持,总统也无法支持”,表示出于对舆论调查结果的重视,将对方案进行重审。

  这一决定给对该项目寄望极大的中国神华集团来说可谓当头一棒,也使围绕塔本陶勒盖煤矿的争夺战暂时告一段落。不过,对塔本陶勒盖煤矿竞争的重新洗牌也让日本公司得以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如今蒙古最大的意向合作伙伴。

  三菱的如意算盘

  在蒙古煤炭争夺中,我们发现了众多日本大型综合商社的名字,其中有三井物产、伊藤忠、住友商事、双日和丸红。事实上,还有一家规模、名气不亚于三井物产的大型综合商社没有露面,那就是三菱财团的综合商社三菱商事。难道蒙古煤炭的诱惑力不足以使该公司趋之若鹜?其实不然,三菱商事早已借助神华之手将触角伸向了蒙古煤炭。

  2007年10月下旬,正值神华与蒙古国谈判之际,三菱商事社长小岛顺彦访问中国,与神华能源高层就合作事宜等进行了会谈。在会上,双方不仅将共同进行在中国和国外的煤矿开发,还将联手开展二氧化碳排放权交易和煤矿污水处理等环保事业。与此同时,双方还将建立管理层定期协商机制,以及具体协商合作细节。

  紧接着,11月6日三菱商事与神华集团实行资本合作,并将携手开展煤炭、矿山开采、环保事业和引进矿山发电设备等业务,三菱商事出资约150亿日元,购买了神华集团旗下最核心的企业神华能源控股3000万股,约占总发行股本的0.2%。三菱商事此前每年从神华集团进口约200万吨煤炭。三菱商事希望通过此次资本合作,不断扩大其在华煤炭业务。

  随着资本合作的达成,三菱与神华联系日益紧密,高层往来也日益增多。2009年7月22日,神华能源股份公司副总裁王金力与三菱商事澳洲公司首席执行官KirkYamanaka一行就海外项目有关的人力资源、行政管理、项目收购等方面事宜进行了交流。2011年6月12日,三菱商事通用化学品第一本部喜代吉龙也一行在神华大厦拜访了中国神华煤质化工有限公司副总裁岳国,希望在下游产品领域与神华建立合作关系。

  如今的神华集团,与其说是与三井、三菱组成“联合体”,倒不如说三井、三菱已经成功将神华整合到自己的“利益共同体”里面。日本不再需要蒙古煤炭的运输担心,完全可以借助神华集团的超强物流轻轻松松运回日本。

  统合野心

  日本三井财团的综合商社三井物产在整合外蒙煤矿的同时,另一只眼则瞄准了中国内蒙古的煤炭行业,从而内外通吃,更好地整合蒙古煤炭资源,不仅可以借助内蒙企业物流将蒙古煤炭运输出去,其次还可以将内蒙打造成自己的煤炭修炼基地,从而延伸整个煤炭产业链。

  2010年7月2日,在与神华商讨联合竞标蒙古煤炭的同时,三井物产与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也达成增资协议。根据该协议,三井物产继续向鄂尔多斯电力冶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电冶公司)追加投资3.5亿元,以维持原先的25%股权不变,此次投资意味着三井物产已向该公司投资了共17.5亿元。

  电冶公司是鄂尔多斯羊绒集团的下属公司,自2003年成立以来,经过多年发展。已初步构筑起煤炭开采—煤炭洗选—发电—供电—硅铁及其他硅系产品冶炼的循环经济产业链条。三井物产一直希望将电冶公司打造为中国区的战略伙伴,并且通过自身强大的组织力,帮助后者在新项目中实现拓展。2004年,三井物产、电冶公司与第一劝银财团的JFE钢铁投资建设了EJM锰合金事业项目并达成协议,于2005年4月正式成立了合资公司——鄂尔多斯EJM锰合金股份有限公司。其中电冶持有该公司51%,三井物产、JFE钢铁各持有剩余的24.5%。同时,此举进一步加深了鄂尔多斯集团与三井的业务联系。

  为进一步巩固与电冶公司的合作伙伴关系,三井尝试着以入股方式获取主动权。最终在2006年9月,三井物产与电冶公司就接受该公司实施的扩股增资方案以及承接现有电冶公司股东的股权转让,最终获得该公司25%股权之事宜,达成了基本协议。当确认该协议中规定的具体条件被满足之后,三井物产将正式对电冶公司进行投资14亿元,获得该公司25%股权。

  此次对于电冶公司的投资于2007年8月得到了中国商务部有关部门的批准。2007年8月7日,鄂尔多斯集团在首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就所属鄂尔多斯电力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已于三井物产成功进行战略合作向媒体进行了通报。并且三井物产的社长枪田松莹、鄂尔多斯集团董事局主席王林祥都出席了新闻发布会。据三井物产中文官网显示,在三井物产近30多年的对华投资中,该项目是单一项目投资金额最高的项目。

  事实上,三井物产与电冶公司的母公司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也是三井物产一手栽培起来的“摇钱树”。而更不可否认的是,日本假手电冶公司达到其渗透蒙古能源才是其更大的战略野心。(社科院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 白益民)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联系电话:010-65369450(9491)官网 QQ群253151626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025号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