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节能环保
垃圾量10年翻倍 处理厂“消化不良”
2017-01-17 11:37  · 来源:舜网  · 作者:潘庆照  · 责编:节能环保

  中国能源网┃1月11日,在一辆洒水车的往复降尘作业之间,七八辆来自市区的垃圾车已经在济南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以下简称“第二垃圾处理厂”)的门前排起了队。它们是每天向这里清运近5000吨垃圾的400余车次里的零头。

 

  济南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目前处于超负荷运转状态 记者郭尧 摄

 

  济南第二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车间 记者郭尧 摄

  作为目前济南唯一一个可以使用的垃圾处理厂,通向这里的道路是否畅通直接关乎“垃圾围城”的上演与否。但畅通并不代表压力消除,日处理量近5000吨的超负荷运转和年均8%-10%的垃圾增长量,才是真正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不只是济南亟待破解的“垃圾围城”困局,全国多数城市亦然。

 

  垃圾分类试点夭折

  1月10日上午,一辆甸柳环卫所的垃圾车自门前开过之时,60岁的崔玉珍正跟她的路大姐在甸柳一居二区7号楼的院门口晒太阳。4年前,她们都曾是监督和指导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的志愿者,2015年初试点工作暂停,已习惯早起的她们一下子无事可干了,而今一边晒太阳一边义务充当门岗。

  垃圾车拉走了周边居民楼内明确标注为“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桶内垃圾,直接混装。崔玉珍徘徊在院门口,摇了摇头。除了院里的两类垃圾桶外,每个居民家中大都也留有两个小的垃圾桶,一个用来装生活垃圾,另一个装餐厨垃圾,这些都提醒着人们,这里曾进行过垃圾分类试点。

  2012年,历下区作为山东省垃圾分类的首批试点,开始在部分小区推行垃圾分类。甸柳一居是当时试点的核心区域,紧邻甸柳一居居委会的甸柳二区7号、8号等楼座是核心中的核心。7号楼的崔玉珍、8号楼的冷露春正是那时候加入进来,成了各自楼座监管垃圾分类的志愿者。3号楼已70岁的路女士后来也“火线加入”。她们每天早7点上岗,站在楼下的垃圾桶旁,提醒居民进行垃圾分类。“刚开始分类的时候居民还不习惯,常常没有分好就拿下来,我们这些做志愿者的就戴上手套将分错的垃圾捡拾出来,再分门别类放进垃圾桶。”冷露春此前接受济南时报采访时说,每次给垃圾重新分类,都让她恶心得想吐。

  现在倒是不用挨冻、恶心了,但是垃圾分类的试点也夭折了,公开报道显示“由于人机垃圾分类后无法处理,且居民分类效果较差,2015年3月分类工作暂停。”但是崔玉珍说,当时垃圾分类试点一段时间之后,他们楼上的分类准确率已达到60%以上,大部分居民的习惯已经养成。另外据她们证实,前端的辛苦分类之后,垃圾车来了却又混装运走,这让她们的努力成了无用功和笑话,也一度引发居民质疑。

  1月12日,历下区城管局环卫管护中心的相关负责人也证实了试点暂停和垃圾混装带来的质疑。据称因为垃圾终端处理的不成熟,导致整个试点工作在人力、物力和财力上浪费,“有点劳民伤财的感觉。”这让当初历下区每年投入不少于500万元,力争用3年时间在全区全面推行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处理的计划不得不暂停。

  山东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李小明当年接受采访时也证实,目前我国垃圾分类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体系,虽然在源头上倡导分类,但分好类的垃圾要得到无害化的末端处理也还缺乏配套设备。

  1月10日,在当年执行分类最好的甸柳中心幼儿园门前,不可回收垃圾桶内规规矩矩地装着餐厨垃圾,可回收的垃圾桶内则是包装纸盒等,而在二区8号楼的一处垃圾桶内,则已是满溢的混装状态。

  “垃圾围城”之困

  济南市环卫科研所所长高发车早已预见到了垃圾分类试点的不理想结果。早在2000年原建设部就公布过首批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名单,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厦门和桂林成为首批试点的8个城市。10多年来,尽管各地都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垃圾分类工作大都举步维艰。“没有哪一家敢竖起大拇指来。”1月12日,高发车接受济南时报采访时将此称为“走的弯路”。

  但“垃圾围城”难题正摆在了包括济南在内的全国多数城市面前。住建部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全国已有三分之一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围,全国城市垃圾堆存累计侵占土地75万亩。另有统计数据显示,全国600多座大中城市中,实际有2/3陷入垃圾的包围之中,且有1/4的城市已没有合适场所堆放垃圾。

  此前济南市城管局公布的数据也显示,2000吨、2300吨、2800吨、3500吨、4000吨……这分别是济南2005年、2007年、2010年、2013年和2014年的垃圾日产量。10年来,济南的垃圾产出量以年均7%的速度增长,截至2014年已翻了一番。

  去年10月,在济南市城管局联合济南大学召开的济南市垃圾分类课题专家论证会上,高发车给出的2015年最新数据是济南市日均产出的垃圾量已达到4740吨,其中市区和济阳县的3639吨生活垃圾全部运往位于济阳的第二垃圾处理厂焚烧发电厂及其配套的卫生填埋场,进行无害化处理,其中70%被用于焚烧发电。剩余的千余吨垃圾,则由章丘市、平阴县和商河县送往各自的垃圾填埋场进行填埋。

  作为目前济南唯一一个可以使用的垃圾处理厂,第二垃圾处理厂已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2015年9月,第二垃圾处理厂科技科的牛戈接受采访时曾称,当时其垃圾焚烧发电有4条500吨/日的生产线,日均处理垃圾2000吨,在提升了生产线能力的情况下每天能消化2400-2800吨,同时,填埋场设计日平均填埋规模867.5吨,其中生活垃圾562吨,目前实际日填埋生活垃圾1000-1500吨。

  这个2010年投入使用的第二垃圾处理厂,曾被誉为当时全国一次性建设规模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但在2012年同样位于济阳孙耿镇的济南第一生活垃圾处理厂超期服役封场之后,尤其在全市日产垃圾量逐年攀升的背景之下,该第二垃圾处理厂迅速在5年之内陷入了严重超负荷的境地,而它的唯一性则附带引发了多次“垃圾围城”之困。

  2015年9月牛戈接受采访之时,正值济阳孙耿镇高庄村村民因垃圾污染治理费问题堵路第二垃圾处理厂维权的背景,当时市区400多万居民被每天产出3400吨的垃圾包围了6天。去年11月,黄河北104国道封闭施工,当时的一场雪又导致高速公路封闭,一度造成4000吨垃圾滞留市区无法外运。

  消化跟不上增长的矛盾

  1月11日的第二垃圾处理厂东侧,施工的车辆不时出入,施工公示牌显示那里将扩建一处垃圾填埋场。科技科牛戈也证实了这一点,除了该填埋场扩建之外,其垃圾焚烧发电也将新增一条750吨/日的生产线。

  消化能力的提升远远赶不上垃圾产出的速度仍是不争的事实。1月12日,牛戈给出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第二垃圾处理厂的日垃圾处理量已达到4900至5200吨左右,日均近5000吨。而其现有的4条焚烧发电生产线超负荷运转的情况下仅可日均消化2600吨左右,剩余的2400多吨垃圾只能运往填埋场,而其现有填埋场的日均填埋规模设计仍保持在800吨左右。“处理能力能提升,但是会缩短填埋场的使用寿命,比方说设计能用20年的填埋场,现在能力增加了一倍,寿命也就缩短了一半。”此前接受采访时,牛戈表示。

  1月12日,济南市城管局废弃物处理处高秋霞给的最新数据称,目前济南的垃圾年均增速已达8%至10%之间。在2013年、2014年,济南实行城乡环卫一体化之后,第二垃圾处理厂的日处理量暴增。牛戈也说,在垃圾量暴增和城乡环卫一体化的背景下,第二垃圾处理厂成了目前为止全市唯一一个在正常使用的垃圾焚烧和填埋所在。

  提升全市垃圾消化能力迫在眉睫。2011年济南市委、市政府决定修建第三垃圾处理厂。厂址在长清区马山镇季家庄东贝山峪的一片山坳里,占地约1640亩。

  济南市城管局设施建设管理处处长郝宝永在2014年曾向媒体透露过第三垃圾处理厂的规划建设情况,“(第三垃圾处理厂)一期填埋场工程,主要建设4个垃圾填埋库区、防渗系统、导排系统、渗滤液处理系统、场区道路、配套管理用房、场内绿化等工程,占地约520亩。高秋霞介绍,目前,第三垃圾处理厂的一期填埋场工程已经完工,二期焚烧发电厂还在建设当中,整体暂未投入使用。此前的媒体最新报道称,按照规划,该第三垃圾处理厂一期生活垃圾的日处理能力为1500吨,二期该能力将增至2000吨,预计2019年12月前全部建成投产。

  减量化、无害化与产业化

  自济南野生动物园向南,穿过高速路桥,约1公里远的山坡上是章丘市餐厨垃圾生物处理中心的地址。如果不是门口悬挂的标识牌,谁都不会知道这里是单日处理20至25吨餐厨垃圾的所在。此前的6年里,甚至连章丘埠村的当地领导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直到它拿到了30多项专利,并以蜚蠊(别称蟑螂)将餐厨垃圾转化成蛋白饲料的项目一举成名。

  负责人李延荣保持着一贯的低调,虽然目前他的项目已在章丘全区运行并预计今年上半年将在济南市区推行。1月11日下午,章丘相关领导刚到李延荣的厂区做了调研,来自章丘区环卫管护中心的证实称,相关部门正在抓紧选址,为李延荣的厂区扩容,今年7月底之前计划用他的蜚蠊把章丘全区日产约60吨的餐厨垃圾全部解决掉。

  去年,济南市城管局联合济南大学召开的济南市垃圾分类课题专家论证会上,李延荣的蜚蠊餐厨垃圾转化项目被重点提及,此外还有槐荫区兴福街道办事处锦绣城社区开展的家庭有机垃圾就地粉碎处理试点。这都是垃圾减量化、无害化和产业化的有益尝试。

  早在2011年,齐鲁工业大学(当时称山东轻工业学院)曾做过一期“垃圾围城”的调研,并形成了一份《“垃圾围城”下的解救之道——山东省济南市“垃圾围城”现象调研报告》。当时《报告》中即指出,解决“垃圾围城”,除了需要完善城市垃圾管理的法律、法规制度,建立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城市垃圾管理体系之外,还着重需要实现对垃圾处理的资源化和产业化。高发车则称,多年以来,济南市区的生活垃圾一直是未细分类的混合垃圾,更遑论资源化和产业化。

  对餐厨垃圾资源化转化的尝试也已在济阳孙耿镇展开,济南餐厨垃圾处理厂在那里以日处理200吨的速度做着垃圾减量工作,全市餐厨垃圾经过回收滤出油脂,用于生产工业用油,剩余部分通过高温厌氧发酵工艺生产沼气,用于发电,残渣还可以用来做肥皂。历下区城管局环卫管护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历下区的餐厨垃圾收运量已由此前的日均20吨上涨到了50多吨。

  高秋霞说,济南破解“垃圾围城”是一个“不停在试”的过程。此前历下的垃圾分类试点是在前端推进,但是由于终端处理跟不上只得暂停。目前,吸取此次试点的经验,他们的思路已改为末端推进,“哪一项是在末端能够解决的,就往前倒推(执行分类)。”比如,目前餐厨垃圾、废旧衣物、秋地落叶和煤灰都能终端资源化处理了,就把前端分类严格执行到各区县甚至农村去。

  去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也强调,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关系13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关系垃圾能不能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李延荣说,以他现有蜚蠊100吨的存栏量,以蜚蠊年均增长30倍的繁殖速度,以1:20的垃圾与蜚蠊量日均处理比率,他有信心在两三年内不仅实现在全济南的推广,甚至可解决全国年产6000万吨的餐厨垃圾压力。

  1月11日,当门前排队的垃圾车依次驶入第二垃圾处理厂时,在几百米外的高家村村头上,一位村民正抬头望向厂区高耸烟囱里升腾出的白色烟气,若有所思。

  原标题:破局垃圾围城:垃圾量10年翻倍 处理厂“消化不良”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首页入口.jpg
百人会研报.jpg
百人会手机.jpg
interview
data
  0号柴油 93号汽油
当日
涨跌
exhibition
comment

游侠电动车靠谱吗?

王先僧
    继续干就好。当年不是还有人说火车没马车快呢。
maomaobear
    昨天是简短回应,这个算正式的吧
  这个事情还是从头说起吧,黄同学搞这个电...
王亞暉
我昨天一群人聊到后半夜,里面包括做电池的、做汽车相关创业的、游侠汽车的前实习...
Scorpio
个人认为,电动车是中国缩短与国外汽车企业技术差距的最好机会。希望游侠能成功。
...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联系电话:010-65369475(9491)官网 QQ群253151626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