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节能环保
仇保兴:治疗“城市病”需重建城市微循环
2016-07-22 10:17  · 来源:给水排水微信  · 作者:  · 责编:节能环保

  国务院参事、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在7月16日召开的2016硅谷高科技创新创业高峰会暨全球产业互联网大会上表示,过去三十年,中国城市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许多城市病,解决这些问题,需停止大拆大建,狂飙式的城市发展道路,转向城市内涵的提升,人居环境的改善,绿色的发展。这其中蕴含着大量机遇,创业的思路应该定位在重建,找回城市的微循环。对此,仇保兴提出了微净化、微能源、微交通、微更新、微绿地、微农场、微医疗、微调控、微循环等概念。

  以下为仇保兴先生大会当天的发言全文: 

  尊敬的胡德平理事长,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一起交流。大家都知道,中国正在进入一个城市的时代,也就是说,50%以上的人居住在城市里。城市又是需要变革的,城市本身需要转型,这个转型我把它概括成为重建城市的微循环。因为,在过去三十年我们快速的发展,城市实际上经历了一个灰色发展。这个灰色发展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城市病,也给气候变化带来了75%以上的人为的温室气体排放。所以城市的问题需要城市自身解决,这里就包含着创业、创新的新的机遇。

  转型的条件是什么呢?因为我们的转型的条件,城市的框架基本已经形成,城市的边界现在已经在划定。我们城市的扩大化也在逐渐逐渐的终止。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想到,我们的大拆大建,那种狂飙式的发展应该停止了,我们应该转向城市内涵的提升,人居环境的改善,我们转向绿色的发展。

  在这个时候我们想象到,我们转型的基本思路是什么?这个基本思路就包含着大量的机会。向我们从工业文明我们转向生态文明,我们就要把集中式的处理的方式转向分散的,有计划的处理方式;把习惯于建大型、巨大设施,我们转化为小型的,小的就是美的,小的就是分布式的。我们把单个的,单项的处理变成循环的、反复的处理方式。

  我们把从上而下规划建设模式,把它从下而上的结合在一起。因为只有分散的、不分布式的、自主式的,自下往上的才是有生命力的,才能进入微循环。但是我们转型难度非常大,因为我们固有思路,比如我们中国人非常崇拜美国的郊区化,其实这是。我们很崇拜大型的、古怪的建筑,其实这也是工业文明带来的。我们又非常崇拜大规模的生产,只生产一种产品,这也是我们多样化时代,绿色化、小型化的障碍。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成为我们的障碍,但是这些障碍是非常顽固的,而且是为许多利益集团所吹捧,说故事的。

  这时候我们的创业要定位在什么?就定位在重建,找回城市的微循环。

  微降解 

  因为城市和自然界为什么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因为自然界处处、时时都是消费、生产、降解,三者是平衡的;而城市是不平衡的。不平衡的城市我们如果通过技术手段把它变成处处、时时,像大自然那样平衡的,很多问题就解决了。比方我们生物垃圾的处理,比方说我们小型的,细菌分解的,或者通过小型粉碎机粉碎了以后直接进入下水道的。

  另外,我们说通过严格的垃圾的分解,使得一切都能够回用起来。我们要摒弃的使以机器大型崇拜,集中崇拜的那些机器怪兽,这些机器怪兽看上去非常符合人的机器欲望,但是它正是带来黑色、灰色的发展。这张图,不同的垃圾处理的面积是不一样的。面积越大,对自然界的损害和冲击越大;面积越小,对自然界冲击越小。我们沿着这个金字塔往上爬,我们能把人类众多的废物垃圾重新变成的东西。

  微净化 

  我们当前遇到的任何东西都被污染,被人类自己所污染,被工业所污染。我们需要重新找会净化。但是传统的净化是一个巨大的机器式的净化,是非常脆弱的,而且是非常耗能的。但是如果说我们微净化,像合肥一中,一万五千名师生,因为远离城市,他找到一个微净化的办法,全部在这个草场上不占地,这种方法非常节能减排,而且长寿命。

  通过分散式办法,把每个村庄和镇都用这种集装箱式的污水措施,如果污水增加了加一个集装箱,把原来传统的集中的,变成分散的,而且这种分散有利于就地回用,因为水的除了已经把污水除了成纯净水,每吨只要2.5元。比我们许多远距离调水成本低的多。所以现在的技术发展已经创造了巨大的微循环的空间。

  再比方说,像这种很小的污水处理设备,叫管道污水处理设备,它的COD,BOD处理的效率非常好,而且占地面积很小,更重要的是它是分布式。还有像河道发臭了,放一个太阳能的人工水草,这个有生物膜技术,而且有气泵和微气泵技术,使水的含氧量急剧提高。

  还有在卫生间里装上某一个小的中水处理设施,这个设施成本只有两千块钱。但是可以把洗衣机间的水,洗澡的水都可以集中起来,简易的消毒,冲马桶。这样可节水35%。我们算过一笔账,如果北京80%居民用上这套设备,我们就可以节约出南水北调的供水量。

  做比如说,我们在每个建筑的下水都装一个水桶,容纳两吨水,既可以消防,又可以浇花,就把我们的洪峰削掉了。在我们建筑里我们做到灰色水和黑色水分利,把灰色水再次利用,通过技术能够反复利用,我们一个技术,紧急的情况下自己能够供应干净水。

  微能源 

  能源是一个灰色的主题,但是能源可以做到分布式,我们把电梯下降的能力发电,然后生物质发电,高楼的顶层风能发电,太阳能发电,这种发电通过互联网能够把它协调起来。一个小区是一个用电单位,但是同时又是一个发电的单位。我们发出的电如果有多余可以卖给电网;如果不足,电网可以卖给你。这样可以节能75%以上。

  我们在一个建筑里已经这样试了,然后我们在农村也可以做到地能、热泵的。我们做了实验,我们装上了三分之一的太阳能,它现在发电只有12%,我们就可以取得巨大的节能减排的效果。如果我们这个实验装上我们新一代的设备,发电能节约24%。如果全装上这个实验就能自给。

  还有微渗透。城市为什么会发大水?因为城市失去了下渗功能。还有像地下水,像北京从解放初期的5米,现在已经延伸到150米。所以我们取地下水非常困难。地下水越深,我们整个城市承载力就越差,建筑就开裂,基础设施都毁坏。所以我们要把地表的水和地下水重新沟通起来,这就是海绵城市,既可以防洪,又可以消除污染,又可以把地下水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使地下成为我们的水库。

  雨水管理的技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已经分成三个等级,如果说高等级的可以高投入,但是我获得的减排的效果却非常好,然后我可以进行碳交易来获得现金。非常小的变化比如马尔诺生态城,就在街道边上有一个湿地,在多余的雨水在湿地上循环五次进入水体,就能够保持水体的清澈,不会使地表水的脏东西干扰到河边,湖、海原有的生态。

  微绿地 

  建筑是人类创造的最巨大的构筑物。在建筑物里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例子看到,在荷兰的一个屋顶上它可以产生,每年产生20鱼,40吨菜,供应这个楼里所有的人吃,甚至还有多余。所以我们想象现代技术,通过微的控制,我们可以使得粮食的产生,蔬菜的产生,在一个建筑里能够平衡。

  唯一的大家要知道,中国五千年的中医的体系,针灸,汤药,艾灸等等技术,它都是一种物理性的,而且非化学性的。而且都是防治未病的。而且精妙的东西一旦跟我们基因的分析量身定做跟中医的按照病情,按照季度,按照气候我们不一样的治疗模式。这两者是天衣无缝的结合。互联网的技术是我们可以做到每天的排泄物都可以分析你的大肠杆菌的含量,你粪便当中微生物的含量,你的排泄物预示着你的健康。

  把这些东西跟你特定的基因分析结合在一起,再加上中理疗,这些都是低成本的,这些都是以我们国家老年人迅速的增加,而且居家养老的模式相适应的。可以想像,我们完全可以避免美国式的化学药品为主要的治疗模式。这种治疗模式也就是绿色的、节能减排的。把现代的技术与古老的智慧连接在一起。

  微农场 

  大家都知道,城市依赖农场,但是城市是可以产生粮食的,可以高效率产生粮食。现代的技术再加上我们的24小时的紫外灯的,LED灯的出现,粮食作物一切都可以是24小时的不停的生长,所以单位面积的产量是超过田野50倍甚至100倍。而且这种由于生产链非常短,运输的能耗就节省了。而且它的过程是可控的,一切都是可见的。所它是安全的,它是绿色的,它是生态的。

  我们在许多案例里可以看到,如果一个职工的食堂或者一个餐厅,所有的东西都是现摘的,一小时甚至半小时就可以出现在餐桌上,所以这些食品都代表着非常新鲜,非常的安全,非常的富有安全化。所以我们对食品安全的担心,有什么可以担心呢?如果我们一切都是可控的,都是处在我们肉眼所见的或者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互联网可监督的,我们很多问题都可以解决。

  微调控 

  城市是一个陌生人的社会,而农村是一个熟人的社会。熟人的社会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平静,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的故事,现在和未来。但是城市谁都不知道谁。这需要城市要建立一种新的调控模式,把城市所有的微小的基础设施,所有的细节都能够预先的安排。就是所有的基础设施都是城市的标准件,所有有可能发生的事件,我们都能够在计算机的控制下做出来。

  这个模式是使得每个居民都受到各种各样专业机构的服务,必须是相互竞争的,必须是以人为本的,必须把人民看成是服务的对象。人民群众可以通过互联网能够非常简单的监督各级政府,以及各个市政管理部门,使它们为我们服务的更好。这种服务从简单的方格式管理到我们的精细化管理,然后到物联网。我们万物都可以物联,万物都可以监督,万物都可以相互的连通。

  这个时候想想看,不管城市有什么新的技术,不管城市出了谁拥有权利,但是你的权利都以后置于人民的监督之下。任何机构都必须竞争性的为人民群众服务,这时候我们的城市才能生活更美好。

  原标题:给水排水 |仇保兴:治疗“城市病”需重建城市微循环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503604249086294579.jpg
248393539728826338.jpg
590825454915592194.jpg
729927665644342725.jpg
interview
exhibition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 联系电话:010-65369450(9491)官网 QQ群253151626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025号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