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电力>水电
【独家】汛期到了,但西南水电弃水问题依然严峻...水电消纳路在何方?(附最全弃水数据)
2015-08-14 09:46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作者:傅玥雯  · 责编:吕学谦

 
电力产能过剩导致市场疲软 

尽管政府、电网企业、水电企业统计的弃水数据各不相同,但数字已足以说明弃水问题的严重性。文末为“十二五”期间西南水电大省和主要水电企业的水电发展和弃水情况

不仅水电弃水、风电弃风、光伏发电难入网,火电、核电的机组利用小时数也持续下降;不仅在西南,这一场电力市场疲软已波及全国各个区域。

据中电联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为13.6亿千瓦、同比增长8.7%,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接近14亿千瓦。上半年,全国发电量增速下降,全国规模以上电厂发电量2709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0.6%,增速同比降低5.2个百分点。全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1936小时,同比降低151小时。

其中,火电发电量连续12个月同比负增长,新增火电装机2343万千瓦,6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火电装机9.35亿千瓦、同比增长6.4%,火电发电量同比下降3.2%,自2014年7月份以来连续12个月负增长,设备利用小时2158小时,同比降低217小时;规模以上电厂水电设备利用小时1512小时。

截至6月底,电源项目在建规模约17103亿千瓦,比上年同期增加2363万千瓦。其中,火电在建规模最大,为7686万千瓦。

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十三五”新增电力需求。按“十三五”年均用电增长5.5%(这已是偏乐观的增速)测算,预计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约7.4万亿度,比2015年新增1.7万亿度。按照非化石能源优先发展的原则,扣除非化石能源发电量后,‘十三五’留给火电的增长空间仅为9000亿度左右,新增火电装机2亿千瓦(按平均利用4500小时测算)即可满足需求。而目前全国火电机组核准在建规模1.9亿千瓦,已发路条约2亿千瓦,若放任这些项目全部在‘十三五’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电将达到13亿千瓦,比2015年增加3亿千瓦左右,预计2020年火电利用小时数下降至4000小时左右。而在上述13亿千瓦火电装机中,煤电机组占了12亿千瓦左右。”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在《中国能源报》撰文指出。

“其中,广东目前已核准了3600万千瓦的火电。另有2700万千瓦的火电取得了路条,相当于再造一个云南省的装机规模。‘西电东送’空间何在?”澜沧江水电公司韩珝在近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举办的弃水座谈会上表示。

“截至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2亿千瓦,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4706小时,如以较为正常的5500小时计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1.3亿千瓦,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时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超过2亿千瓦。2014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约为5.5万亿千瓦时,如果按照9.2亿千瓦装机、运行6000小时计算,我国的火电机组基本上可包揽我国全部的用电需求,理论上已经挤占了所有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市场空间。”中国水力发电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在会上表示。

 

  
川、滇弃水各有原因 

弃水和水电本身的丰枯特性有关,也和目前经济增速放缓、外送通道受阻、消纳市场疲软等关系有关”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水能处副调研员马会领在座谈会上表示,“对于四川而言,最现实直接的办法就是建设外送通道。而对云南而言,却涉及到省间利益协调问题。广东不愿意接受更多的外来电,广西也要将协议送电量削减一半,贵州也不想要外来电量。省际之间、水火电之间的矛盾利益也需要协调。”

国家电网发展策划部规划处高工赵良介绍,2010年,国网公司就在公司的“十二五”规划安排了雅安到武汉的送电通道,但其间交直流之争等争议不断,目前为止也没有核准,与快速发展的水电装机相比,通道建设严重滞后。

“从四川水电弃水的情况来看,溪洛渡、向家坝、锦屏、官地水电站的弃水问题和外送通道的关系不大,实际弃水量决定于所在流域的来水量调节能力,与水电量大小、水电价竞争关系也不是很大。国网还将加快四川水电的外送通道建设,预计工程建成后能达3000万千瓦的外送力量。”赵良进一步说,“此外,我们还将进一步挖掘复奉直流等现有输送通道的外送能力,加强与三峡公司的沟通协调,充分利用水库的调蓄性能。德阳到宝鸡直流工程的建成,大幅提升送电至西北的能力,我们将在汛期满足德宝送西北300万千瓦电力。同时,我们还将通过优化”优化调度运行管理、加强电网运行方式、强化火电厂的调峰管理、完善价格政策、开展直接交易和跨省区的电力交易机制等方式,促进更大范围的有效消纳水电。

四川发改委副巡视员艾明建则提出了规划依托信息的准确性问题。“我们做规划依托了各个电力企业,直至2013年,国网还提出四川到2015年还将缺电1000万千瓦。至于原来规划的雅武特高压交流线路,由于争议不断,现在已改为建设雅安到重庆500千伏的线路,再加建一条直流输电线路,但这条直流输电线路的受电端还未明确。”艾明建指出。

参与四川电力规划的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彭才德回忆,2005年时,预测四川省2015年的电力负荷为3000万千瓦,2020年为3700万千瓦,但2013年就达到了3550万千瓦。“四川省2020年经济发展目标提前在2015年实现了。按照当时的规划,必须配置2500万千瓦的外送通道,这个通道目前远远不能达到,云南也类似的。”

“另外,四川的龙头水库已核准了几个,但近年来还未发挥作用,因此总体调节性能比云南差些。”彭才德说。

云南除了水电装机发展过快之外,新能源装机的过速增长也是导致弃水的原因之一“‘十二五’期间,一些无调节能力的中小水电的集中投产,很大程度上加剧了水电丰枯期矛盾。随后国家出台了包括可再生能源配额等一系列扶持风电光伏发展的新能源的产业政策,这个政策却并没有针对各省能源结构进行区域的划分,在云南水火电利用小时数持续下滑的情况下,过度的政策保护导致韩珝说。

“2015年6月,云南目前的风电光伏装机在是2008年的60倍,平均年增幅达80%,年内最高增幅了358%。在宏观经济下行的压力下,电力用户降低用电价格的诉求不断增强,云南送广东电价连年下调,新能源装机的快速投产导致了可再生能源附加缺口逐年增大,加上云南水电消纳只能在省内完成,大幅推高了云南省内用户的用电成本,严重挤占了有限的市场空间。”韩珝进一步说,“在过度的政策保护下,云南水电大规模弃水,火电利用小时数从5000小时以上降至目前的不足1500小时,新能源的利用小时数却始终维持在设计水平上。” 

 
短期弃水如何改革?

“云南弃水将长期存在。云南的高耗能产业政策和市场因素影响比较大,省内负荷和用电很难达到规划预期。

 

1

第一,西部地区用电以高耗能产业为主,用电市场比较差,即便开展直接交易降低电价,生产的产品仍然需要消纳,要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提高用电增长空间。

2

第二,要加快送出通道的建设

3

第三,完善市场化的交易机制。在水电来水不确定和火电作为保障电源的情况下,多发的水电应对火电进行补偿。第四,预计今后几年的用电增速为3%—5%左右,应根据实际的用电市场情况对规划做出调整,优化电源结构和电源的建设进度,以及配套送出工程的建设。

云南能源局副局长邹松表示,云南水电的资源配置区域在南网,主要消纳的地点只有广东,应有更大的消纳范围。至于产业政策、电价形成机制、资源地的优惠电价措施等问题,是西部省区的普遍困惑。做‘十二五’规划的时候,云南考虑要发展工业,按照15%-30%的电力增速做规划,而工业增速却在5%之内。”

对此,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代秘书长李菊根表示:“ 四川外送电是一部分在南网,一部分在国网区域,而云南只有南方电网区域。通过优化调度等手段,去年川、滇两省少弃水120亿千瓦时。目前,贵州的水电送往广东,且贵州水电已基本开发完毕,随着火电机组的削弱关停和资源优化,火电要逐步退出一些装机容量,云南的水电可以接送贵州和广西,甚至到广东。另外,缅甸、老挝、泰国等邻近也面临着缺电问题,应加快大湄公河流域联网。”

李菊根进一步建议,西北电网吸纳水电情况也较好。黄河上游水电公司的水电上网电价相较西北火电而言较有优势。四川的水电除了向华东、华中送出以外,还可以降价由西北电网吸纳一部分。

李菊根还建议,电网经营企业要在市场中发挥主体作用,做好区域交易、省级交易和地市级交易电量的上网及电价结算工作。国家按照外交政策确定的方向建设电网,进行电量交换。我国目前直接形成联网的五个国家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缅甸、印度和土耳其,其中印度和土耳其更是与“一带一路”战略相关联。


长期看待弃水:做好能源结构调整和能源规划

可以看出,虽然近年来西部水电装机大幅度增长,但目前水力装机容量仍只占到全国装机容量的21%左右,去年水电仍只占全社会发电量的17%左右。水电装机的提升并未对能源结构调整产生重大影响。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提出,水电弃水涉及到国家的能源结构调整问题,这不是靠市场就能解决。“虽然我们对火电、核电、水电、可再生能源等做出了清晰的描述和定位,但各个行业的能源利益博弈很大,在定位上还不够清晰。‘十三五’规划应对能源结构做出清晰的定位。”

马会领也认为,解决弃水要分短期和长期两种路线。建设龙头电站、完善电力规划、调整能源结构问题,才能解决弃水的深层次问题。

“电源专项规划都是个各搞各的,没有总体规划。根据国家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思路,从2007年新能源是能源结构中的重要补充,成为今天的替代地位了。全国针对水电、火电、清洁能源的消纳都应有合理的布局和规划。”马会领说。

“国家应制定优先消纳西部水电的政策,如对西部水电采取强制性的市场份额。同时,对东部的火电进行减量限制,控制煤炭消费总量,为消纳西部水电提供空间。”四川大学教授马光文说。

韩珝建议,应适当放缓川滇地区新能源规划速度。应将水电纳入可再生能源配额,通过配额供给制实现西部的水电替代一部分东部的火电。“当龙盘水电站等龙头电站核准建成之后,三江流域都实现了调节能力,应有适当的退出机制使一部分调节能力差、盈利能力差的小水电和一部分火电退出。”韩珝表示。

建设龙头电站,优化水电自身性能也是业内人士的一致期望。据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市场运营部副主任卢兴琼介绍, 金沙江龙盘电站的调节库容是到215亿方,相当于澜沧江上的小湾、糯扎渡两库之和。龙盘水库式多年调节水库,汛枯比达48:52,可以大大减少金沙江弃水,同时提高外送通道的利用率。

对此,李菊根表示:“每个龙头水库的情况不一样。龙头水库投资特别大,雅砻江流域上只有一个业主,投资建设龙头水电站不存在利益协调的问题。而在大渡河上建龙头水库就存在利益分摊机制的问题。”

“龙头水库的补偿效益返还问题也必须解决,否则,对于一个流域上多个开发主体的龙头电站业主来说,利益难以协调。”彭才德说。“四川水电目前的单位度电投资成本为2.5元左右,到这四川省边际成本,就是单位电度投资的成本,四川省水电现在来讲基本上是2块5左右,2020年接近3.8元,2025年约为4.2元,2030年则快要到5元,如果不给予水电相应的政策支持,水电长期在市场上不具备竞争能力。

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也对未来的水电开发提出了新的担忧,“5年后投产的水电电价平均在0.4元左右,更难以参与市场竞争。希望国家采取贴息负债、较少增值税等手段提高水电竞争力,保障水电可持续开发。”

 

 

西南水电弃水情况

 

云南

据云南能源局统计,“十二五”期间,平均每年增加装机近1千万千瓦。2011—2014年,水电装机规模增加近3千万千瓦。截至2014年底,云南省水电装机达5500万千瓦。2015年,云南还将投产200-300万千瓦的水电装机。很多机组已经安装调试完毕,但为避免亏损只能闲置等待。

“十二五”期间,云南省火电装机未增加,风电、光伏发电装机也是爆发式增长,加上水电大规模集中投产,弃水形势十分严峻。

2013、2014年云南省的电力装机分别达6300万千瓦和7200万千瓦。2013年,水电投产同比增速为25.5%,2014年为14.7%。在发电量方面,2013年为1459亿千瓦时,2014年为1527亿千瓦时,增速分别为10.9%、4.8%,装机量增速和发电量增速的差距较大。

“西电东送”方面,2013年云南送电91亿千瓦时,2014年送电124亿千瓦时,主要受电范围在南网。南方电网2013年的通道输送能力为1280万千瓦,2014年达1900万千瓦;2013年、2014年南网输送电量能力分别达到了707亿千瓦时和889亿千瓦时,分别增加了47%和44.3%。

原预计2013年和2014年的弃水电量为200亿千瓦时和300亿千瓦时,各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后,弃水量为48亿千瓦时和173亿千瓦时。火电方面,2013年云南省火电机组利用小时数为3200小时,2014年为2500小时。同时,云南省对越南的送电也大幅下滑,2014年仅送20亿千瓦时。

云南能源局预测,2015年底云南省电力装机将达8000万千瓦,2016年达8600万。预计云南省省内用电量为2015年1650亿千瓦时,2016年1681亿千瓦时,增速分别为7%和9%。如果保持年送电至广东835亿千瓦时,按协议年送电至送广西100亿千瓦时的水平,2015年将弃360亿千瓦时,2016年弃水200多亿千瓦时。

2017年—2020年,预计云南将分别弃水143亿、74亿、71亿、176亿千瓦时。其中,随着乌东德、白鹤滩电站的投产,云南省将在2020年左右进入一个新的水电投产高峰。 

四川

据国家电网统计,“十二五”以来,四川水电装机容量年增长率超过20%。其中2013年、2014年两年的水电装机增长达到2300万千瓦。同时用电增长逐年趋缓,用电量同比增长率由2011年的13%下降到2014年的3%,2015年上半年更是负增长,远小于水电装机的增长速度。

四川省水电装机比重过大,结构矛盾十分突出。2011年,四川水电比重达70%, 2014年达80%,且大多数中小型水电站调节性能较差。2014年,四川省丰水期和枯水期的发电比是59.2:25.3,由于火电调控能力有限,丰水期大量水电弃水。

据四川大学马光文教授介绍,2014年底,四川省电力装机7384万千瓦,预计今年年底可达8750万千瓦,其中水电装机将达70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达130万千瓦。另外,2016—2020年每年还将分别新增装机287、842、667、478、622万千瓦,共新增4000万千瓦,即2020年年底装机容量达到1.18亿千瓦(水电装机8576千瓦、火电2000万千瓦、新能源1262万千瓦),年均新增装机600多万千瓦。按4000多的利用小时数来算,“十三五”期间年新增发电能力300亿度电。

2015年上半年,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为956亿千瓦时,同比减少0.4%。马光文介绍,按“十三五”年用电增长率5.9%、电力弹性系数0.7测算,2020年四川全社会用电量将达2800亿千瓦时,预计年新增用电量是150亿千瓦时。根据上述的“十三五”年新增发电能力300亿千瓦时来算,每年将富余150亿千瓦时。

马光文介绍,根据国网公司数据,2014年四川主网弃水187亿千瓦时,对外公布的调峰弃水量为97亿千瓦时,但地方电网的弃水量不好统一,地方电网还有三分之一的弃水量,且主要是小水电。如此算来,“十三五”期间的年平均弃水将不少于200亿千瓦时。

南方电网

据南方电网统计,2015年上半年全网发电量增幅1.5%,云南为负1.5%;预计全年全网发电量增长2%左右,云南增长0.5%。7月,南方电网全网发电量同比下降了1.7%。从高耗能产业开工率情况看,广西省今年上半年的开工率是63.6%,比2011年6月下滑了20.9%;云南省今年上半年的开工率是50%左右,比2011年6月下滑了27.6%%;贵州省今年上半年的开工率是40%左右,比2011年6月下滑了21.5%。其中,云南省当前的电解铝价格比2011年最高时下降了30%—50%。

“十二五”期间,南网4年来全网的统调装机年均增长10.7%,其中水电年均增长率为12.8%。其中,云南省统调总装机年均增长19.8%,水电装机增长21.8%。到2015年6月,南方电网全网统调水电装机9495万千瓦,占比39.6%,约占全国水电装机的1/3,其中云南5324万千瓦,占比74.6%,云南的水电发电量基本接近80%。

据南网调度口径计算,2013年,云南来水偏枯3成,云南全网弃水电量10.8亿千瓦时。2014年在来水多100亿千瓦时的情况下,全年弃水168亿千瓦时。2015年,年初预计将弃水366亿,但南网上半年通过一系列措施消纳水电,上半年仅弃水17.6亿千瓦时,预计今年弃水总量100-150亿千瓦时。

根据“西电东送”框架协议,除2011年全网用电紧张(缺煤少水),云南实际完成外送电量达到框架协议的92%外, “十二五”期间,云南送电量基本都超出框架协议。

目前,南网西部的水、火电的矛盾较突出。今年上半年,广东煤电利用小时数同比降低167小时,预计全年利用小时数为4650小时左右,比去年降低100个小时。云南的煤电利用小时数从2011年的4760小时下降到2014年的2565小时,今年上半年为982小时,同比降低了620小时。

 

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

据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介绍, 2014年,云南电网统调公布的云南弃水电量是168.4亿千瓦时,澜沧江公司为47亿千瓦时;而根据澜沧江公司的统计,2014年全公司弃水146亿立方米,弃水电量81亿千瓦时,拥有多年调节能力的小湾和糯扎渡电站分别弃水63.7亿方和20.8亿方,分别损失电量39.1亿千瓦时和10.8亿千瓦时。

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有限公司提出,按照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和工业企业开工意愿的判断,预计今年云南省全口径的电力需求大概2500亿千瓦时,其中统调需求大概为1926亿千瓦时左右。按照云南火电通过发电替代年利用小时下降到1400小时后,预计今年全网的弃水仍然可能达到380亿千瓦时。

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据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介绍,金沙江中游有8个梯级,总装机容量2058万千瓦,发电量883亿千瓦时。目前开发了6个梯级,投产装机达1376万千瓦,发电量为572亿千瓦时。金中公司控股开发4个梯级电站,目前投产装机536万千瓦,发电能力为274亿千瓦时。2015年年底,金中公司投产装机将达676万千瓦,发电量达267亿千瓦时。

 

2014年,整个金沙江流域弃水74亿千瓦时,金中公司只有阿海、鲁地拉两个电站投产,弃水电量33亿千瓦时。今年年初时,预计今年金沙江流域将弃水165亿千瓦时,其中金中公司弃水电量占比60%。然而,今年的金沙江来水是从1939年以来最枯的,但预计金中公司仍将弃水80亿千瓦时。金中公司表示,今年的弃水已经成为定局,希望金中直流明年汛期前能够按时投产。

 

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据国电大渡河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介绍,大渡河公司现在拥有大渡河流域23个梯级当中的17个电站,同时也拥有西藏帕隆藏布流域开发权,总开发权装机规模3000万千瓦。其中,公司拥有大渡河流域17个梯级的总装机容量约1800万千瓦。2014年年末,大渡河公司已在大渡河流域开发了4个梯级电站,装机容量为570万千瓦,今年将投产大岗山、枕头坝一级2个梯级电站,装机容量330万。今年年底,公司在大渡河流域装机规模达900万千瓦。2017年,公司还将投产猴子岩、沙坪二期电站,2017年年底大渡河公司装机规模将达到1100万千瓦,发电能力将达550亿千瓦时。最近三年,大渡河公司弃水量约为257亿千瓦时(含防洪),调度弃水量是68亿千瓦时。,2012年,大渡河公司调度弃水量为108亿千瓦时,弃水较多。2013年,由于向家坝电站还未投产,大渡河公司通过向上直流外送水电至华中、华东,弃水量较少,调度弃水量只有不到10亿千瓦时。2014年,大渡河公司调度蓄水量为90亿千瓦时。今年到目前为止,大概弃水10亿千瓦时。  

雅砻江流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

雅砻江流域规划22个梯级电站,目前已投产4个电站,分别为锦屏一级、锦屏二级、官地、二滩电站,总装机容量为1410万千瓦。目前正在建设的电站还有桐子林,计划今年8月份投产。主要到今年底我们还会增加一些装机规模。雅砻江公司拥有锦屏一级完全调节的水库,以及二滩不完全调节水库,整体调节性能较好。目前,中游的调节性电站两河口、杨房沟也已开工,目前中游已经开工装机规模450万千瓦。2013、2014年,雅砻江流域是平水年,今年的来水是平水偏枯。2013年,雅砻江公司共弃水28.6亿千瓦时,电网统计的弃水量是22.2亿千瓦时。今年7月以来由于来水偏枯,目前的弃水电量为1.6亿度千瓦时。

中国电建水电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据中国电建水电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介绍,中国电建在在四川水电开发起步较晚,始于2006年,目前拥有的资源点比较分散,装机约为1千万千瓦,主要是中小型电站,分布在大渡河末端、岷江和雅砻江支流。相比西南其他流域公司拥有的大型水电基地和专门送出通道,中国电建没有专门的送出通道,而是并入四川省网。

 

2013年,中国电建在四川投产的项目不多,主要集中在2014年。2014年,弃水电量达近15亿千瓦时,平均弃水率达23%,相当于可以用来发电来水的五分之一都浪费了。预测今年的弃水状况要比去年严重,目前弃水量达到了67亿立方米,弃水电量达到了3.7亿千瓦时。

中国能源网 http://www.cnenergy.org
新闻立场




94%
6%
相关阅读
【稿件声明】凡来源为中国能源报(能源网—中国能源报)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能源报所有,未经 中国能源报社书面授权,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video
百人会.jpg
直播巴黎b.fw.png
第四届论坛网页.jpg
interview
data
  0号柴油 93号汽油
当日
涨跌
exhibition
comment

游侠电动车靠谱吗?

王先僧
    继续干就好。当年不是还有人说火车没马车快呢。
maomaobear
    昨天是简短回应,这个算正式的吧
  这个事情还是从头说起吧,黄同学搞这个电...
王亞暉
我昨天一群人聊到后半夜,里面包括做电池的、做汽车相关创业的、游侠汽车的前实习...
Scorpio
个人认为,电动车是中国缩短与国外汽车企业技术差距的最好机会。希望游侠能成功。
...
更多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9号楼 联系电话:010-65369452-8043(8039) 010-65369475

邮箱: nengyuanwang@126.com | 京ICP备14049483号-3 | 中国能源报社版权所有2009